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岸芷汀蓝 郁郁青青

黑夜里寻找光明

 
 
 

日志

 
 

【转载】我等你好久了  

2013-05-26 19:42:32|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汀蓝《我等你好久了》

  

 

【转载】我等你好久了 - 岸芷汀蓝 - 岸芷汀蓝 郁郁青青

小时候,我是颇有名气的丑小鸭,精瘦精瘦,脸色苍白,沉默寡言。第一次见我的人都会说这孩子一定严重贫血,一定营养不良。但事实上,不算太寒酸的家里最营养的东西大都被我消化掉了,只是那些营养成份除了给予我不错或不太好的口感外,并没有按照父亲母亲的意愿在我的体内全部成功的转化成脂肪或血色素什么的。后来连我自己都不得不怀疑我的血液是不是的确有些稀薄,并引伸怀疑这或许就是直接或间接导致了我个性上冷淡,情感上消极的原因。

    妈妈倒是对她这个小女儿充满信心,坚定不移的相信女大十八变。或许,在每个母亲的眼中,自己的孩子都是天下最美丽最可爱的。

    但是,长大了,似乎并没有什么奇迹发生,我除了窜出一定的高度,身体依然清瘦纤弱,脸上依然缺乏血色。不过,我有时候会觉得很幸庆,幸庆这是个不以胖为时尚为美丽的时代。于是,穿着有些飘逸的衣裙,走在大街上,还自作多情的以为能够带出几分风情来,还会左顾右盼看看有没有人尤其是帅气的男人视线一路追踪。

    倘若能够收获几许欣赏的眼光,便会有莫名的陶醉涌上心头。

    只是,深夜自省,清醒的知道自己终归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人,职业普通,知识含量有限,物质财富拿出来只能让人见笑,而外形也入不了好色男人的法眼。总而言之,社会角色还十分的容不得我骄傲。在岁月的展厅里,我像一幅没有太多创意的写意画,由命运的巨手,挂在那些精致出彩或不怎么精致不怎么出彩的图画中,供世人浏览或阅读。在那些美丽动人的景致里,我显得如此的不打眼。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看着那些精美的图画一幅又一幅,被来访者或兴冲冲或欣喜若狂的取走,看着那些画图离开的时候,冲我抑或幸福抑或甜蜜抑或得意抑或怜悯抑或嘲弄的笑,看着自己的画轴上有尘土飘落,感受着展厅里越来越有的冷清,我的心日渐清凉。

    春天了,小窗外,鲜花绽放,我又添了一春,你没有来;

    夏天了,田野里,蝉鸣蛙唱,我又把青春的血液温了温,你没有来;

    秋天了,空气中,芳香袭人,我又熟了一轮,你没有来;

    冬天了,原野里,梨花千树,我又一次淡扫娥眉轻点朱唇,你没有来。

    但是,我依然静候着,怀揣日渐清凉的心,硬撑着不敢垮塌的希望。我幻想着,某一天,得遇知音,将我随意演奏的高山流水听成天赖,将我随兴涂抹的人生篇章收为珍品,然后乐颠颠的把我这幅很不怎么滴的图画整个给取回家去,挂在他人生的宫殿里,作为他此生永远的风景,陪伴他,直到我们垂垂老去。

    上帝一定听到了我生命的呼唤,我终于等到了。

    那是个春暖花开的日子,是个多情也是个容易滥情的季节,我听见蜜蜂在展厅外的花丛里心无旁骛地热闹着,我心中的情欲也滋溜溜的澎涨起来。就是在那个时候,有人从展厅的门口走进来,他也像那些蜜蜂一样,心无旁骛地就直接走近了我。我不知道我哪儿刷亮了他的眼睛,我瞧了瞧整个展厅,尽管已经繁华不再,但我依然平凡朴素得令我想哭。但是,他似乎对我情有独钟,逼近我,凝眸端祥。我看见他眼中的喜悦,禁不住也热血沸腾。我以为,我终于可以不用再待在这个空寂的展厅,不用再作寂寞的等待,不用再孤芳自赏独自神伤了。我几乎要喊出声来:天,有人真的要收藏我了!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我如狂的欣喜,他突然笑了笑。那一刻,我感觉到他的笑漂亮生动到无可比拟,我甚至想要高呼他万岁。

    他将我小心翼翼的取下来,端端正正的摆到桌上,兴致勃勃的观赏。先是站在左边,蹲下身去,仰视;再站在右边,伸长脖子,俯瞰;然后落座中间,收腹挺胸,平视。我紧张兮兮的跟着他的视线左顾右盼,尽可能表现出我的优雅,尽可能把自己认为最好看的地方暴露在他的眼皮底下,并且还使劲的将自认为还不算太小的眼睛眨得都快成闪光灯了。我终于再一次看见了他眼里的笑意,看见他伸出修长的手,触摸我,揉捏我,我真切的感觉到他想要搂我入怀。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如此迅捷,我兴奋到快要窒息。我告诉自己,挺住,挺住,一定要挺住!更幸福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是的,我挺住了,可是,他挺不住了。我不知道哪儿发生了故障,他突然停止了抚摸,左手在口袋里使劲掏啊掏啊,像变戏法似的,就掏出了一个什么器具,后来我知道,那是最新式的放大显微镜,兼有显微和放大的功能。

    他拿着那莫明其妙的玩意儿,嘿嘿的笑,直笑得我浑身打颤,之后,他用那个东西,像个老学究一样,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将我聚焦了一遍。

    啊?!我听到了一声惨叫,接着看见他跌坐到地上,脸上的神色比我更其的是惨白。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很想走过去,扶他起来,问他哪儿不舒服。但是,没等我有任何行动,他已经翻身跃起,一边高喊“赝品!赝品!赝品啊!”,一边快如闪电般逃之夭夭。

    我瘫在展览厅里,有种被击跨的虚脱,我听见七彩的梦摔到肢离破碎的声音。

 

    从此,我消极,我消沉,我自卑,我甚至绝望。

    我以为,丑小鸭终归是丑小鸭,不要奢望有邂逅王子的待遇,能够宁静的平安的待在红尘俗世,上天已经给了我很好的礼遇。

    还能要求更多么?

 

    直到某一天,你走了进来,你走近了我,以你饱满的生命激情,融化了我心中的坚冰,消除了我内心的怯懦。你让我知道,原来我们每个人都有特别的地方,每个人都有值得欣赏的一面,每个人都有足以傲然立世的潜资本,每个人都会找到或等到那双化腐朽为神奇的眼睛。

    那同样是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同样是一个多情的季节,同样有很多蜜蜂在展厅外的花丛里心无旁骛地热闹着。只是,在经过了一个冬日严酷的考验,我心中的情欲已经封存。

    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看见你披着一身阳光,那么灿烂,那么明朗,那样生机勃勃的走了进来。

    你没有直接走向我,你从第一幅画开始浏览,你眼里流露出来的时而是欣赏,时而是婉惜,有时又是感慨。很快,你走到了我的面前,你停住了,接触到我的那一刹那,你眼中有火光耀出来,令我眩了一眩。我一时没弄明白,那是灯光的作用,还是你突然有了某种灵感。我看到你缓缓的伸出手来,轻轻的将我抚摸,你的眼中竟满是柔情与喜悦。

    你说,你好特别,我惊艳于你的特别。这是你说的第一句话,在空旷的展厅里,显得那样空灵。

    我左右瞧瞧,想问,你是在和我说话么?

    没等我问出来,你接着说,是的,我说的就是你。

    我的心一动,瞧了瞧自己,没看出有什么特别来,很有些怀疑自己的听觉。我抬起头可怜巴巴的望着你,渴望你能够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不知道是不是有了心灵感应,你真的就再说了一遍,你说,你好特别,我真的很惊艳。

    我低下头去,还是不敢相信,我说,你不用可怜我,真的,我已经无所期待了。

    你温柔的抚去我身上岁月的尘埃,仿佛是自言自语,又仿佛在对我言说,擦拭一下我们的生命,好亮,你瞧瞧。

    我不敢相信,我说,我已经害怕作梦,梦破碎的感觉太痛。

    傻瓜,没有谁可以破碎我们的梦。

    我有些茫然,还有些无助的看着你。

    你凝视着我,仿佛看懂了我的心思,点头,微笑,说,你的真实、你的宽容、你的坚韧、你的永不妥协,还有你独有的岁月无法磨灭的纯真与风情,令我惊艳。

    我的心跳又一次加快,热血又一次沸腾,我感觉自己像要展翅飞起来。

    我冲动的想握住你的手,告诉你,我等这一天,等这样一双眼睛,等这样一个人,等得有多辛苦,有多疲惫,有多艰难。

    后来,在我们彼此相拥的日子里,你让我明白,能于平凡处发现不平凡是一种境界;能有双化腐朽为神奇的眼睛是一种智慧;能给予他人鼓舞的力量是一种大爱。

    亲爱的,今夜,秋意深深,雨丝飘飘,城市在清凉里静默。

    我独立阳台,凝望你的方向,想你,风情万种,情欲如炽……

    

    王中平也是我不熟悉的歌手,这是第一次听他演唱。一曲《等你》令我感觉到了这个歌手非常纯净的歌喉和非常纯净的演唱风格。说纯净在于他的不事修饰雕琢,不装腔作势,不娇柔造作,其自然、清新与朴实的风格恰恰吻合了“等你”的纯粹、真实与痴醉的心境和情愫。

    以为这首歌的曲调比歌词要美,如溪水般滑过的音符,让人想起某双优雅的手轻抚我们饱经沧桑的躯壳,带来的是灵魂的颤粟。是的,感动,便在今夜, 

 

【转载】我等你好久了 - 岸芷汀蓝 - 岸芷汀蓝 郁郁青青

等你       

 

转烟雨秦楼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